就是一旦皇帝变“坏”U乐游戏

2020-09-04 04:34:00
dcadmin
原创
79

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。望眼世界,、选举或者其他原因正导致无数政府面临权力交接。在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动中,美国和中国是当今世界的中坚,其权力的和平交接,无疑最受人关注。其中,前者通过代议制下的两党竞选,将选出下届总统和新国会,而后者在执政的体制下,也要产生新的领导层。当前,世界各国普遍遭遇困境和挑战,关于什么是最“好”的制度,再次成为争论焦点。  这场争论吸引了许多重要的知识分子参与,其中就包括学界的思想家弗朗西斯・福山。在最近的《秩序的起源》以及其他相关着作中,福山提出尽管执政的中国目前十分成功,但在制度上却无法解决“坏皇帝”的问题。更具体地说,就是一旦皇帝变“坏”,大家都将束手无策。另有一位评论家更是进一步推演了此担忧。他认为,虽然当前的调查说明中国党享有高度支持,但在这个制度下,即使中国党失去了民众的支持,却无法“促使”其放弃权力,这才是最致命的问题。  但这是个伪推论。中国古谚言道:“夫君者舟也,人者水也。水可载舟,亦可覆舟。”古代的帝国和王国,已被今天的民族国家取而代之。在此比喻里,民众依然可以被理解成“水”,而“舟”已不再是某位皇帝或他的王朝,而是构成现代民族国家的庞大而复杂的制度。中国的执政制度在宪法中有明确宣示,正如美国宪法明文规定了代议制。中国党的执政受到民众长期、普遍的支持,而独立的调查结果也反复印证了此点。在执政的宪法下,这即意味着对基本制度的支持。而在美国,民众对共和党或党的支持度此消彼长,但这与其对美国的基本制度,即代议制的支持程度不是一回事。在这个意义上,中国和美国的制度,目前都受到各自民众的支持。  有一种观点认为,除非中国党能做到,假如失去支持后就交权下台,才能证明这个党目前受到的支持具有合法性。按照这个逻辑推演,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,即如果美国当前的制度失去了民众的支持,美国就必须取消选举,废除权利法案,并建立或者其他形式的政权。这显然荒谬无比。权力要实现和平交接和轮换,其前提是承认既定的制度,而后者恰恰是很难改动一分一毫的。在美国短短两百多年的历史上,围绕制度的建立和巩固,已经发生过两次惨烈的战争。即使是在代议制下,要实现从总统制到议会制的变更,也几乎毫无可能,反之亦然。  许多人认为,西方的制度更高级。因为通过选举实现政党轮换,可以保持政府和政策的灵活性,以因应时代的变化,并更好地反映民众的意愿。相比之下,中国的制度过于僵硬,执政垄断了权力,隔绝了民众的呼声。  然而只要对事实稍加梳理,就会发现上述观点极为可笑。从1949年建政以来,中国党一直是中国的执政党,但期间中国在政府政策和环境方面的变化,幅度之大在世界史上罕见 。从最初的新主义联盟到50年代初激烈的土地改革;从到60年代初的土地准私有化;从文化大到的市场化改革,乃至通过“”理论对党重新定位,等等,中国国内在各阶段的对比差别令人难以置信。在外交政策上,中国在50年代向苏联“一边倒”,到70年代事实上已与美国结成同盟,到80年代又重新恢复与苏联的关系,今天中国在多极化的世界坚持独立立场,在世界各国成为引人注目的角色。从、、到,以及接下来的习,中国党的在观点和政策制定上在与时俱进的过程中有着巨大的变迁,这一点无人会否认,他们之间的差别可能远远超出其他制度下交替掌权的。六十年来,中国党也犯下了许多错误,但却能大幅度的自我纠正,比如被视为一场灾难的文化大就被彻底否定。同时,中国从一个四分五裂的国家演变成为今天这样举世瞩目的大国,这一事实足以证明中国的执政制度具有卓越的自我更新和更正能力。  然而,就世界各国代议制政府执政的记录来看,通过选举实行政党轮换却并不能提供政策更正必须的灵活性。在美国,通过选举能决定新的总统人选和国会多数党,但对解决美国面临的长期挑战似乎并无太大帮助;在欧洲,通过选举能完成政府有规律地轮换,但对各国面临的巨大困境束手无策;在每年换一个首相的日本,选举和政党轮换无法将这个国家拉出已长达20年的停滞。或许这可以解释为何世界上很多选举产生的政府,支持率常常很快不足50%,而执政的中国政府,其支持率多年来一直保持在80%以上。  现在全球正迎来新一波变革,中国、日本、西方世界和阿拉伯世界都身逢其会。此时此刻,水可载舟乎?亦可覆舟乎?究竟怎么样的制度,才能获得民众的信赖呢?如果少一点意识形态的偏见,多一点思考的诚实,就不会看不到这样的朴素事实:通过选举实行政府轮换,并不一定能确保灵活性和合法性;而执政并不意味着制度僵硬或缺乏民众支持。如果那些自信其制度具有道德优越性的国家,能在言辞和军事上有所收敛,并自我反思,或许能稍稍改善其自身的困境。不过就目前来看,这只能是一种良好的愿望。那么回过头来,现在究竟是谁面临“坏皇帝”的困境呢?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U乐游戏